有一种孤独叫做“人最终都只能靠自己”

有一种孤独叫做“人最终都只能靠自己”

上周一的早上,我看到自己的闺蜜在朋友圈发了这样一句话:“自己需要安慰不知道找谁的时候,才发现,人真的只能靠自己”。

因为她不止一次的发这样的朋友圈,当时我的第一反应是有点生气:所以我们这些好朋友都是摆设?然后我发现其实生气的背后是有些难过,一方面我能够感觉到她渴望被理解和支持,另一方面我又明显的感觉到她在把所有人推开。

于是我把自己刚刚的这番感受用微信分享给她:“每次你发这样文字的时候,我都有种被你推开,想更加远离你的感觉。好像你要把全世界都推到一边,然后独自舔伤口一样。这是我的真实感受,虽然话真的不怎么动听。”

有一次我因为太累饮食又不规律,我得了急性肠胃炎,发烧烧到没有力气起床去烧水。但是就算是这个时候,我好像也不太愿意“麻烦”别人,最后还是一个人去了医院。

听完这个故事,好朋友问我:“那你打算给自己的议题起一个什么名字呢?”我不假思索的说:“如何拥抱孤独,跟自己的孤独共处?”

他给我的回应特别有趣:“你刚刚还让我蛮惊讶的。为什么你的第一反应是要‘跟自己的孤独共处’呢?为什么不是跟别人去建立连接呢?”这个时候我才突然觉察到,原来在我的潜意识里,还是会直觉性的不求助,什么事情都想着自己解决。

7feabaf.jpg

所以最后一个孤独的人抱怨着自己的孤独,但同时又心甘情愿地在自己创造的囹圄里不肯出来:我们以为自己是受害者,可那个真正的施害者是谁呢?正是我们自己呀!

02

脆弱是真正的力量

后来我在跟那位好朋友聊天时,发现其实那些我真正鼓起勇气向别人暴露自己脆弱的时刻,往往是让我们感情变得更亲密。当然,这个前提时,对方已经获得了我们暴露自己脆弱的资格。

没错,我很少用资格这个词,因为一直觉得这个字很强烈,但是这里我真的要用到这个词:向一个获得了资格聆听你脆弱的人暴露自己的脆弱,往往会让你们的感情更亲密。

8b9f46b.jpg

那么什么样的人是有资格让你暴露自己脆弱的人呢?这个人是一个会聆听你,不会评判你,不会告诉你“应该”怎样或者“你怎么这么脆弱”,不会跟你说“这有什么可难过的,我比你更惨都没有这么难过”,并且用他/她的同理心去感受你所经历的一切的人。

现在回到闺蜜的那个故事。那天因为我恰好在参加培训的路上,又觉得很多藏在心底没有机会跟她讲的话,就发了一条语音给她:“亲爱的我有些感受在心里藏了很久,觉得今天可能是时候跟你说说了。我发现自己在很多时候也把别人推开,也在孤独中抱怨着为什么没有可以倾诉的人。但是后来我发现原来脆弱才是真正的力量,每当我对着某个愿意聆听我的好朋友暴露自己最不堪最脆弱部分的时候,我们往往有了更深的连接。”

我再一次清醒的认识到,我们不必在自己编织的牢笼里孤独,我们真的可以向别人伸出双手或者张开双臂,一起拥抱心中的那份脆弱。但它之所以那么难,是因为我们首先可能无法在别人向我们暴露脆弱时用自己的同理心跟他们建立连接,其次我们也害怕在暴露自己的脆弱时得不到回应甚至受到二次伤害。

03

脆弱,让我们无法跟他人共情

也许你会问:为什么我们无法在别人暴露自己脆弱的时候用自己的同理心跟他们建立连接呢?我想最大的原因,可能是因为别人的痛是我们不敢或者没有力量面对的:如果我们真的容许自己去体验去感受他们所经历的痛苦,我们可能根本无法承受,所以我们可能用回避,甚至指责和评判的方式去回应他们。

tgbczsug6ak-iz-zy.jpg

BreneBrown曾经说过,那些让我们感到羞耻的事情(也是让我们觉得很脆弱的部分),当我们看到别人在经历类似的事情时,我们最可能的行为模式就是评判和指责。

她在《DaringGreatly》这本书里讲到了一个故事,说一位害怕被人说“娘炮”的父亲有一个特别喜欢绘画的儿子,开始的时候他对儿子学绘画这件事情是中立的态度,后来他的一位朋友到他家里看到他儿子,然后讽刺地说:“难道你现在要养一个同性恋儿子吗?”从此父亲也觉得绘画这件事情太“娘”了,这个孩子便再也没碰过画笔。

因为我们不能接纳让自己脆弱的那部分,所以当别人在经历同样的脆弱时,我们是无法跟他们共情的。我相信我的这位闺蜜在很多时候并不接纳自己的这些脆弱,所以从前在我跟她暴露自己的脆弱时,她无法去感受我在经历的事情,而是反过来讲一个对她来说很痛苦的经历。

04

终极孤独,与深层连接

我们每个人最终需要面对的议题: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能够时时刻刻懂得和理解我们的全部感受和体验,一个灵魂可能总有不能被人看到的时候。

66da864.gif

但是我们并不会停留在自己筑造的壁垒里孤独终老,我们在很多时候都不用那么孤独,我们可以培养和运用自己的同理心和同情能力,尝试着走到彼此的世界里看看,用另一个人看世界的角度去看看这个世界。

所以到底什么是共情呢?用最通俗的话讲,就是你去感受别人的感受,用别人看世界的眼光去看待这个世界的一种能力,英文里有个特别恰当的短语叫“standinothers’shoes”,意思是说我们可以站在别人的鞋里去体会别人脚的感觉。

当然,同理心建立的一个非常关键的环节,就是把我们对于对方感受和想法的理解表达给对方,让对方真的明白:哦,原来你是懂我的。

那么我们在别人讲完让自己痛苦或者困扰的故事时,我们到底要不要用自己的故事去共情呢?我们讲自己的故事,会不会变成“比比我们谁更惨”的游戏呢?这可能要看你讲故事的动机是什么了。

如果你真的没有能够理解到对方想要表达的感受和想法,只是在对方分享故事的时候,被勾起了自己的一切不好的体验,那么分享你自己的故事真的就变成了“别说了,你这有什么可难过的,我比你更惨”的游戏。

如果你分享自己的故事,是因为你真的发现你也有非常类似的体验,而你分享自己的生命故事,是为了告诉对方“你并不孤单,你并不是一个人也不是什么怪胎,我也经历过你的痛苦”,那么你的故事很可能会给到对方莫大的支持和肯定。

但是这两者的界限其实并没有那么清晰对不对?所以我们可能要在自我暴露的时候扪心自问:我讲自己的故事,动机到底是什么?用什么样的方式才真的是在跟她建立连接?而且同理心也是需要反复的学习和练习的,这也是为什么最开始我们表达自己的同理心时,可能会有点笨拙。

05

勇敢的暴露自己的脆弱

表达自己的脆弱也是需要练习的一件事情,而且如果你在一个并没有赢得你分享自己脆弱的人面前表达自己的脆弱,很有可能被对方攻击和评判。

所以我们首先要判别什么人可能给到我们支持,什么人很少因为我们的这个脆弱而评判自己,然后勇敢的表达自己的脆弱,跟这个支持我们的人建立连接。

4t9kzfc4ta-tim-marshall.jpg

最后我发现,“孤独”是我给自己建的一座城堡,我以为是孤独绑架了我,其实是我被自己创造的孤独绑架。当然我总有必须孤独的时候,比如我必须一个人死去(因为没有人愿意陪我死)。但在很多生活情境里,我真的不用去说什么“享受孤独”,因为我完全可以跟别人建立连接。

闺蜜那天发给这样一段话:“我现在知道了,以后要勇敢的暴露自己的脆弱,和自己真实的感受,此时此刻我有一种被理解的不知道是感动还是难过的感受,好想哭。”

那一刻,我知道,我们的感情同频了。因为拥有彼此,我们的世界在那一刻,都变得更美好了一点点。



回复列表



回复操作

正在加载验证码......

请先拖动验证码到相应位置

发布时间:2016-12-20 17:43:46

修改时间:2016-12-20 17:43:46

查看次数:207

评论次数:0

TA的文章总数

12